流觞映影

【原创】缥缈云起_1

武侠带一点言情和耽美,和小伙伴茉灵接的文,第一次尝试,文笔不足之处欢迎指出,因为是接文可能有一些地方衔接不太好,求轻拍。
以下正文。



洛枫言从屋檐上跳下来:“事情都办好了吗?”

我点点头。

他笑了起来,湛蓝色眼眸愈发耀眼,懒懒的说:“你怎么这么老实,任务有说过要这个吗,又何故把它交给别人呢。”

我冷冷道:“受教。”说着作势把信收回,洛枫言倒是急了:“萧忆寒,别玩了行不,是让你别给别人,没让你别给我啊!”

我白了他一眼,随手把信丢给他,头也不回往回走。

那个死小子还在那装腔作势地大喊:“萧忆寒,我就知道你不把我当外人,不如从了我吧~”

我头也不回就是一剑,身后传来洛枫言夸张地哀嚎声。我于是嘴角一抽,走出了院子。

院门外是条狭巷,连人影也没有,我却是不知道他为何要执意住这。

我又往前走了几步,顺手拔出剑来向围墙上掷去,一声碰撞声传来,洛枫言从墙上跳下,手里拿着我的剑。

“哟,这么快就发现了,真不好玩。”

我斜扫了他一眼:“还有什么事,赶快说。”

他邪魅的一笑,语气中满是轻佻:“晚上咱们莺燕楼见?”

我皱了皱眉,有些不耐:“正经点,我没时间陪你闹。”

洛枫言看我真的不耐烦了,于是才收起笑容说:“好吧好吧,不跟你闹了。说真的,我们晚上去那里见一个大人物。”

“大人物?”我挑挑眉,有些好奇,“谁呀,能被我们洛大公子称作大人物?”

“嘿嘿,晚上你就知道了。”洛枫言把剑扔给我,又从墙上跳了回去。我感觉到自己嘴角又抽了一下,这不是他家么,这货就不能好好从大门进?

已经卯时了。

我有些怒了,洛枫言那个不靠谱的家伙,按他的话,他应该在两个时辰之前到的。我看着有着“莺燕楼”三个字的牌匾和内一片旖旎的场景,扶了扶额头,觉得无比糟心。

我好像知道他在干嘛了……

我走进楼内,一群,嗯,性感的女子就一脸痴迷的看着我,抛下她们正在招待的客人,“如狼似虎”的向我扑过来。果然,这张脸真是太能招麻烦了…我曾多次要易容,因为这张脸实在是太招蜂引蝶、引人注目了,可是洛枫言他……

“哎呀,虽然你没我长得帅,没我讨女孩子喜欢,但是你也没必要恼羞成怒,一气之下要毁了自己的面貌吧?”
“滚。”
“额,虽然你没我长得帅,但总体来说还看的过去。”
“…然后呢?”
“不知道长得好看好办事么?”
“……”
“好吧。”

所以,就这样,我只能用这张脸到处受关注了。

等等,话题好像偏了。

我推开那些女子,向里面走去,果然看到洛枫言被一群女子围着喝酒,我愤怒的咬咬牙,就着将腕上的袖箭向他射去。

“啊!”

那些女子都吓的惊叫,而洛枫言一手依旧不紧不慢的拿起酒杯,另一只手向前一挡,那袖箭便被他夹在了两指之间。

“终于知道进来找了。”他抬起头来,笑吟吟的看着我,我恨不得一巴掌拍的他笑不出来,可在人前总要给他留点面子,所以,我只是走过去揪着他的耳朵。

“啊!疼疼疼!”

“你小子还怕疼?”

“我错了,老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不应该一个人跑出来玩不叫上你的。”

我脸都黑了,作势就要打他。他于是一躲,笑了起来。

“好好好,我们谈正事,谈正事。”

他一挥手,那些女子就都走开了,接着一个妖艳女人将我们带到一个雅间里,那里面有一张方桌,桌旁有一个穿黑斗篷的人,正背对我们坐着。从那威严的气势就隐隐现出那人身份之不凡,难怪,那可是连洛枫言那种人都要尊称一声大人的人,定不是等闲之辈。

洛枫言面色凝重,拱手作揖,道:“大人,这便是萧忆寒了。”

那人却连头都不回,又斟了一杯酒,道:“萧忆寒?”

我上前一步:“在。”

那人轻笑一声,竟用内力震翻了桌子,手却仍稳稳拿着酒杯,寒声道:“那人是死了,信呢?”

我心中一惊,下意识看向洛枫言,对上他凝重眼神,只道:“不知。”心中却猛地一惊,信?此物何能让洛枫言不惜一切与权倾朝野之人相争?突然一股杀气扑面而来,心中自暗道一身危险,往旁边一闪,险险避开那人的剑锋

洛枫言脸色沉了下来,冷冷道:“大人,只是谈生意,出手伤人不太好吧。”

那人哈哈笑了起来,道:“小子!不错,有意思!只是,这一剑你能躲过,下一剑就不一定了。”说着眼神重新阴沉下来,“我是问你,那信呢!”

我背上已冒出冷汗,被他的眼神盯得浑身发毛,想到洛枫言的话,又只得强行压下内心恐惧.道:“我实不知。”

洛枫言道:“大人,看来他实在不知。”

确实,你说不知就是不知了!我狠狠瞪了洛枫言一眼,却不能在那张脸上找到任何嬉闹之色,看来此事确实棘手,连洛公子那种玩世不恭的人都不得不认真对待。

那人只挥手道:“月鸢!”

那带我至此的女子面色一凛,上前一步,道:“大人有何吩咐!”

“看好他们,不得有半点懈怠!”

“是!”

我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出了门,洛枫言也是难得地严肃,一路上没有开半句玩笑。那个被唤作月鸢的女子沉默地跟在我们身后,不必多言,她身上肯定带着锋利的刀剑或者致命的毒药,或者兼有,总之能叫我们在瞬间毙命。

月鸢一路送我们到了客栈门口,帮我们订了房间,转身隐在了黑暗中。

我转头,对上洛枫言沉静的蓝眸,只能深深叹一口气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黑暗中有眼睛,有些事,我不该问,也不该知道。

但今天,我是不得不知道,好歹让我死也要死得明白。

洛枫言见我看他,垂下眼眸,好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,要不是我与他熟识,恐怕也要被骗过去。

他转过身上楼,我手掌一翻,正是我刚刚趁他不备时顺过来的信。

我自了解他,所以对他藏信的地方已有大概猜测,但是他也了解我,若不想我知道,应该也能天衣无缝地瞒过我。

他到底想怎样?

我深深叹气,施展轻功跑向唯一较安全的地方,洛枫言的家。

其实洛枫言住所离着不远,但是那黑衣人却坚决不让我们回那,正是忌讳那里坚实的防御和完备的反监视系统。

到了这种时候,我还是只能选择依靠洛枫言。

我内心苦笑一声。

我自信我潜行本领还是能在江湖中混出一番天地,经过几番严实的封锁线,我终于来到了洛枫言的书房。

我四顾周围,确定无人跟来之后,终于展信来看。看着信中所言,我只觉猛然一惊。

一年一届的武林大会不久将召开,这种重要场合,江湖第一高手银面罗刹必然会出面。而这个署名为离的人,竟和朝廷勾结要除掉他。

这好像也是必然。

那银面罗刹实在是太狂傲,从不把朝廷放在眼里,多次与朝廷正面冲突。当朝的小皇帝也是极为嚣张,早就忍不了这个江湖第一高手了。而这个写信的离大概与银罗有什么过节,或者早对他的位置虎视眈眈,自然会在这个好时机,和朝臣一起除了这个神龙不见首的江湖第一高手,这个一年只露一次面且实力深不可测的银面罗刹。

洛枫言和我接到任务去杀的人正巧是那个离的送信人,于是信就到了我们手上,可当时洛枫言找我要信,分明是知道这信的内容……

不管怎么说,那个穿着黑斗篷的男人想必是朝堂中人,他已知道信在我们手中,而我们又极可能知道了信中内容,必然会杀人灭口,看来我们有大麻烦了。

我压下心中对于洛枫言的疑问,我知道我必须信任他,倘若连他也是在骗我的话,我在这世上便再无可信之人了。

我苦笑一声,回到客栈。瞥了一眼睡得正熟的洛枫言,不禁愤愤暗骂。

臭小子,你怎么这么能惹事呢?

我看着繁星点点的天空,心中有些烦闷。

看来我还是不够了解他……

第二天清晨,洛枫言忽然拉着我出去,七拐八绕地躲过了跟踪,解下身上一个玉佩交给我,道:“萧忆寒,我知我对不住你。”

我冷哼道:“你倒有点自知之明。”

他脸上不羁放纵之色已消逝殆尽,眼中沉淀着不知名的情绪:“总之,你若有事,拿着这个玉佩去找鏖战阁主秦珏砚,他定会助你。”

鏖战阁乃是当今江湖第一大组织,无数高手誓死追随,我作为江湖上也算有点名声的人,当然也听说过,但是这阁主神龙见首不见尾,几乎没有人知道其庐山真面目。这小子到底什么时候和他关系这么好的?我略带疑惑地看着他,但是还是接下了那玉佩。

毕竟这小子经常逗我,开我玩笑,却从来没有真正害过我。

“你到底是怎么获得这种权利的?”良久,我问。

洛枫言眼神躲闪:“他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我吹了一个口哨:“以你的风格,不会是上去调戏人家,被打得到处乱跑后别人内疚了吧。”

“胡说!”洛枫言突然猛地提高声调,“那么厚颜无耻的人渣!”

我啧啧称奇,这小子还有被人逗成这样的日子。以前可都是我被调戏得无言以对,风水轮流转,我可不能放过他。

“那个人轻薄你了?”我笑嘻嘻地问。

“怎么可能!只有我轻薄别人的份!”

看这小子气鼓鼓的样子,我到愈发好奇起那个阁主和他的关系了。

“他说什么关于我的鬼话你千万别信!要求你做一些关于我的奇怪事情也千万不要答应,本公子在,他不敢动你!”他周围笼罩着一种恐怖的气势,咬牙切齿地道,“要是问起我,就告诉他我一点也不想见他!”

我点头应下,心中竟然对那个秦珏砚生出一股崇拜之情。

能把洛枫言气成这样的人,不简单呐。

经此一谈,原本心中的不快一扫而空。我倒安慰着洛枫言回到了客栈。

“洛公子,萧公子,大人想要见你。”

刚到客栈,还未落座,就听到月鸢的声音,我和洛枫言对视一眼,心中一紧,终于来了!

那人仍是一身黑色斗篷裹得严严实实,脸藏在黑色面纱后,声音叫人听不出喜怒:“洛枫言,我倒是小看了你。”

洛枫言上前一步,拱手作揖:“不知大人为何如此认为?”

那人冷冷地道:“你知道那信在哪。”

我心中猛地一惊。
 
那人怒极反笑,道:“在洛公子的住所,不是吗?”

我额上已冒出涔涔冷汗,确实一切如他所言,我看完信件后不放心,将原件放在了洛枫言的住所,又伪造了一封重新放在原处,以洛枫言才智,定会察觉出不对。我虽不才,但伪造字迹还是有一定造诣,骗过除洛枫言以外的人还是很轻松的。但那人却发现了不对,要么是他眼力高于洛枫言,要么就是有人告密。前者显然不可能,我和洛枫言的实力我们心中还是有数的,而后者……我昨夜已再三确定无人跟踪,若是如此只剩下一种可能,我最不敢想象的可能。

家暴现场
跳跳哥哥,跳跳弟弟跳跳妹妹和跳跳爸爸【大雾】